追蹤
阿福的書店 AFuBookStore
關於部落格
~ 在沙漠裡灌溉出書香的綠洲 ~
  • 232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傻阿福的兒童書店

這間兒童書店,開在蘆洲,一處人稱「文化沙漠」的蕞爾小鎮。 或許你會說,擁有如此不凡的經歷,這間書店怎麼可能不特別?因為老闆將書本視為空氣和水一樣平凡而重要,盡量讓人讀書,才能弭平社會不公。 「阿福的書店」位於巷內,拉開年代久遠紗網凸凸的紗門,進門左邊就是櫃台,四十幾坪一眼看到底,感覺很像走進古早的柑仔店,童年的味道悠然流動。 中午過後,加上聽說颱風要來,裡面沒什麼顧客。四面牆整整齊齊擺放的全是兒童讀物,大概有上萬本吧,從幼兒期的《我會用小馬桶》,到經典童書伊芙邦婷的《小魚的池塘》,青年勵志的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》、《失落的一角》,每一個角落都有各年齡專屬的繪本驚喜。 書上面沒有灰塵,顯見常有抽閱補進。令人再度驚喜的是,天花板是由兒童塗鴉畫成,彷彿一個又一個色彩繽紛的故事,在人們的頭頂上快樂演出。 故事天堂的化身:一星期辦六場讀書會到了晚上,這裡真的搖身一變,成了故事天堂,小小讀書室坐滿了小朋友和家長,一雙雙專注的眼神看著「福爸爸」,「福爸爸」講故事前習慣朗誦:「我好愛爸爸媽媽。」天真的小朋友也跟著大聲念,歡樂的氣氛,頓時感染了首次參加的家長。 「升上主管,工作無形中加重許多,不過我都集中在星期四之前加班做完,再忙也要參加星期五的讀書會。」蘆洲種子小大讀書會的會員媽媽蘇美茹被這裡的溫馨深深吸引。 另外一位陳小妹妹也說,一回重感冒喉嚨沙啞得說不出話,媽媽不准她參加讀書會,她的淚就流下來。「我每天都在期待星期五來福爸爸這裡聽故事,因為只有在這裡可以完全放輕鬆。」她哭著求媽媽,最後母女在故事開講前趕來。 在蘆洲,這間不以營利為目的「阿福的書店」,在虧損中撐過四個年頭,是間奇店,裝潢不起眼,英文童書卻「比誠品還新、還齊全」。咬牙栽種閱讀種子的老闆「福爸爸」,原名蕭文福,更是大家眼中的「傻子」,辛苦都是為了別人。 成立書店,是因為鄰居想成立讀書會,沒場地,蕭文福和太太楊雪惠特地租個店面。為了辦好讀書會,兩人自掏腰包去泰山、新莊學「怎麼講故事」。一個禮拜這裡舉辦六場讀書會,不但免費,還有點心飲料供應。至今培訓六十位故事媽媽,均是他們聘請名師為社區主婦上課的驕傲成果。 辛苦都是為了鼓勵別人讀書,「書店最近周轉不靈,他們還拿房子去貸款。」一同發起讀書會的鄰居陳彥粹私下透露。 一級貧戶的夢想:一起來讀書改變命運「老闆去送書了啦!」楊雪惠從櫃臺內探出頭來,若在平時造訪「阿福的書店」,前來接待的總是老闆娘,她的笑容不多,但眼神慈祥。她是書店的靈魂人物,頭髮隨意後紮,幾根髮絲散落,素著一張臉,T恤短褲,一點也不像「老闆娘」。 楊雪惠說,老闆蕭文福原來還有另一份工作,是黎銘圖書的送書業務員,早上八點上班,下午兩、三點送完書再來書店,由於書店無利潤,蕭文福必須用這份工作維持家計。 「讀書會的規模越來越大,我們想把讀書室和辦公室的牆壁打通,教室大一點,大家比較舒服。」還沒動手,是想先徵求房東的同意,這個念頭應該醞釀了有一段日子。 聊著聊著,老闆可能就回來了。黝黑精壯,理著小平頭的蕭文福,笑起來滿口白牙光燦燦,圓圓臉龐看起來很有福氣,誰知道他竟是一級貧戶出身。 「因為對人生有很多疑問,我曾經去輔大哲學系旁聽,想從哲學的角度,探尋我小時候為什麼會這麼命苦?」經歷困苦的童年,有的人難免感到自卑,然而蕭文福卻將赤貧的陰霾,轉化成為行善的堅強信念。 家貧,蕭文福出生時裹的是稻草,住的是豬圈(一個月還要花六元租金),後面是亂葬崗,與死人為伍。五歲開始打零工賺錢,常因採摘清晨的茉莉花去賣而遲到被小學老師打,畢業後,就去鐵工廠當學徒。賺到人生第一筆薪水,蕭文福穿上媽買的新衣新褲,感謝到「連作夢都想不到有這麼一天」,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東西。 在當兵前,他只有小學學歷,也不知道未來要怎麼走。直到他在服兵役時,被連長送去幹訓班,體認到讀書可以規劃自己的未來,退伍後,便立定志向要讀書。他特地選了薪水低,但是有時間讀書的黎銘圖書工作,先後在三重光榮國中和東海高中讀夜補校,還到淡江大學城區部、政大公企中心進修。 從好學不倦到虧錢開書店,除了是贊助鄰居,蕭文福小時候的貧苦才是深層的原因。由於深深領悟命運多舛,蕭文福認為不讀書便無法改變命運,他希望不要有人跟他一樣。「原住民為什麼弱勢?因為他們沒機會讀書。」 也難怪固定到「阿福的書店」培訓故事媽媽的新莊故事媽媽種子團團長蔡淑英,談到蕭文福的「傻勁」,感動兼感嘆地說:「因為他想要完成一個夢,是他過去遺漏的……。」 有愛與夢的世界:靠五%利潤硬撐下去「阿福的書店」經營可說是賠本在做。客人書錢帶不夠,先拿回家看,看了真正喜歡再買。做功課來這找百科全書,先拿回家查,查完再還。街坊鄰居臨時有事,來這,小小孩一放,阿惠阿姨(楊雪惠)幫忙照顧。小學生下課沒地方去,來這,阿惠阿姨早就買好了餅乾點心。這裡是童書柑仔店、臨時托兒所、K書中心。楊雪惠看到很多人把這邊當成第二個家,深覺歡喜。「感想是要努力撐下去,在這邊交了很多朋友,這是很棒的收穫。」楊雪惠說。 蕭文福的兩個小孩也很有大愛的精神,老大國一放學後回到店裡,跟小小孩一起玩,讓他們當馬騎。小五的女兒鋼琴也變成大家的玩具,蔡淑英曾經跟阿福一家說鋼琴這麼貴重,不要給別人玩壞了,他們卻依然「樂於分享」。 為了鼓勵閱讀扎根,這裡所有的童書打七五折,「我用便宜引誘人來讀書,結果救了很多老師和老師的荷包。」蕭文福笑得很開心,彷彿中了樂透。其實,在他憨厚燦爛的笑容下,隱藏著營運艱難的重擔,只是他從來不提。 第一年虧損九十萬,蕭文福的存款全部「撩落去」,第二年虧四十萬,讓他覺得吃不消,興起了放棄的念頭。「下午兩點多,太太說一張二十幾萬的票子要軋,我哪來的錢?回去跟老闆借也來不及了,我的淚一直掉,心想我的人格信用就這樣破產了嗎?老天為什麼要捉弄一個想幫助別人的人呢?」 後來票子軋進去,沮喪的蕭文福卻很想把店結束。那天回到店裡,恰好是星期五,輪到「福爸爸」講他的招牌故事書《我永遠愛你》,看到小朋友高興、感動的表情,他當時就告訴自己要撐下去,「如果書店倒了,孩子們要去哪裡呢?」 就這樣,他和太太努力撐過了四個春夏秋冬。根據蕭文福的「五%理論」,進書價七折,出書價七五折,利潤五%剛好可以支付房租。加上是國中小學課外讀物指定書店,定期再招標鄉市公所的圖書採購案,「多少帶來一些獲利空間啦。」 蕭文福自以為廣開財源,看在外人眼裡卻是連蠅頭小利都不如。「他們根本不是生意人,我真的很怕書店倒閉。」平均每個月花兩千元買書的陳彥粹,覺得自己的「貢獻」很少,為書店的未來憂心忡忡。 反觀蕭文福和楊雪惠倒是一點也不擔心,「我還有一個更大的夢,要在蘆洲開一家一千五百坪的兒童城堡書店,引進全世界的童書。如果我不能完成,我的兒子會繼承,兒子不成還有孫子,萬一兒孫都不想做,那就成立財團法人來經營。」蕭文福豪氣萬千規畫遠景,眼鏡後的雙目發出亮光。 阿福的這間書店也許真的沒那麼特別,它只是提醒了我們一個被遺忘已久的道理——活在愛與夢的世界裡。 (本文轉載自392期今周刊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